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95后仓鼠店老板“被迫”收养上百只猫走红:搬家三次,“90万签约我都没答应”

2022-11-30 09:09:36 2568

摘要:“朋友们好啊,大家都知道我是搞仓许(鼠)店的”,短视频平台上,很多网友听过这句带有武汉方言味儿的自嘲。每条视频开头杜奇都这么自我介绍,视频里却记录着他和好友袁帅“被迫养猫”的经历。视频截图二人起初没想过靠拍视频走红,今年3月,他们将一只风餐...

“朋友们好啊,大家都知道我是搞仓许(鼠)店的”,短视频平台上,很多网友听过这句带有武汉方言味儿的自嘲。每条视频开头杜奇都这么自我介绍,视频里却记录着他和好友袁帅“被迫养猫”的经历。

视频截图

二人起初没想过靠拍视频走红,今年3月,他们将一只风餐露宿的小猫带回了自己的仓鼠店,并记录下安置过程。不料,视频发布后一夜之间引来了百万网友关注,大家被店主的爱心打动,调侃“求仓鼠心理阴影面积”,同时店铺的命运也被改变,仓鼠店成了“动物园”。

陆续有人不打招呼就从全国各地送来猫、狗、猪、兔、鸡等需要救助的小动物,悄悄放到店门口,其中猫咪占大多数。截至9月中旬记者采访时,累计超过130只,不少是被弃养。最多时,他们一天收养17只猫,原本就很喜欢小动物,实在不忍心猫咪再次被抛弃,决定将仓鼠店改成“收容所”,从养猫小白成长为行家里手,并尝试主动出击救助流浪猫。

期间他们拍视频记录下每次到店开门充满“惊吓”的时刻,受到不断走高的曝光度激励,开始拍摄《被迫养猫》系列纪实短视频。视频流量让他们有了暂养的经济来源,也吸引了不少希望领养猫咪的人士前来联系,二人筛选符合条件的人,并签署他们所制定的免费领养协议。

半年时间,单平台播放量近6000万,四个平台账号的粉丝数共计106.4万。二人都是95后,最多读完高中就外出务工,虽然经历过创业失败,但面对资本的诱惑,他们拒绝了不少合作,“年入百万是很简单的事,有人出90万签约,但我们回绝了,不想太商业化,利用救猫大肆收钱就走偏了,不过钱也是要挣的。”

走红后,他们有了安置弃养动物的资金来源,帮助流浪猫脱困的心愿得以实现,原本苟延残喘的小店,经营也得到改善,甚至还有富余。他们感受到影响力越大,责任越大,越难把握两人能力范围的度,养多少、怎么养,挣多少钱合适?担忧和压力随之而来,“最怕被网暴”。

无法承受匿名者不断地送猫、捐物,他们因此搬家三次,现在连招牌都没敢挂。

仓鼠店门前

【1】举手之劳引关注

“被迫养猫”系列视频的创作者袁帅、杜奇二人,此前在做房产经纪人时相识。2020年10月,他们用攒下的钱开了家文具店。袁帅告诉九派新闻记者,店铺勉强维持了一年,亏损20余万后关门。他们一直很喜欢小动物,开店期间养过几只仓鼠,二人一合计,干脆做起仓鼠生意。

他们开的仓鼠店原本在汉南区百花街——当地“人潮涌动”的街区。现在搬迁至一处偏僻的巷子里,没有悬挂招牌的店铺很不起眼,周边铺子大多已闲置多时。

杜奇(右)在打包仓鼠

记者到来时,他们正忙着封装快递盒,寄售仓鼠。刚一进门,记者就被四五只闻声而至的猫咪蹭来蹭去,猫和仓鼠共处一室,氛围形成强烈反差。相比街边警惕性很高的流浪猫,它们显得非常亲人,像是在感激人类救助它们,其中叫“嘿嘿”的猫就是这一切的开始。

袁帅介绍,起初就开账号发过仓鼠短视频,想以此增加销量,但效果不温不火,粉丝也只有几千个,开始拍摄救猫纯属机缘巧合。

今年3月4日,他们刚走出家门就看见一只流浪猫蜷缩在楼梯间的角落里,见人立马凑过来叫唤。袁帅回忆,猫咪看起来很脏、很瘦弱,像是在寻求他们帮助,“没准生下来就开始流浪,我们看着很难受就把它带回店里了,取名‘嘿嘿’”。此时他们还是养猫小白,不知道需要置备什么,匆忙到附近宠物店咨询并购置了猫咪用品,顺路在小商店里买来脸盆用作猫砂盆,并记录下了救助经过。

据介绍,第一个视频发布后,一晚上播放量过百万,涨了约1万个粉丝。观众好奇一个仓鼠店主开始养猫,都会发生怎样滑稽的事情。“一早醒来我的微信被加爆了,光通过好友申请就花了半小时,大部分是来买仓鼠的”杜奇激动地告诉记者。

对普通内容创作者而言,看到突然激增的曝光量无疑倍感兴奋,他们紧接着发布了后续视频,关注度依然很高。二人意识到,仓鼠店收养猫咪具有强烈反差感,内容能带来流量,就想借此趋势继续拍“嘿嘿”的后续,没准能促进销售仓鼠。然而,之后离奇的收养经历让他们措手不及但也乐在其中。

【2】被人“硬塞”猫咪

第一集《被迫养猫》发生在今年4月8日,上午10点杜奇来店里开门,走近发现好几个路人围在店门口,有人带着小孩好奇地看向地上的猫笼,里面有5只小奶猫。他询问隔壁店主才得知,早上有人悄悄放下这一笼子猫就走了。杜奇感叹:“我是开仓鼠店的,这么多猫子让我怎么养呢。”紧张又兴奋,说罢,本就喜欢小动物的他只好收留了。

腾出店里一个原本单独给一只仓鼠住的笼子,铺上尿垫、倒出猫粮,戴上两层手套,他用抓仓鼠的手法一个个把小猫揪出来安置在笼里。“尿垫铺反了,奶猫吃不了干猫粮,小心被抓伤......”网友们调侃他漏洞百出的处理方式,同时也在“可怜”那只被赶走的仓鼠“别墅变单间”。

也许是嗅到了同类气息,一只流浪的“奶牛猫”不请自到,把仓鼠店当成了猫馆,一进门就胡吃海喝。一旁的杜奇无奈地朝它喊道:“嘿,我跟你很熟吗,看来猫界都传开了。”幽默风趣的话语逗笑了观众,评论区里不少人戏称“仓鼠店快成猫咪自助餐店”,想要追续集。

这集视频5分多钟,看似不符合一般短视频传播规律的时长,转赞评数量却达到了14万。由于观众爱看,他们继续记录并制作续集。有了第一次收猫,就像是“破窗效应”,不打招呼就送猫过来的情况逐渐增加,还有人送狗,甚至有人从广州匿名邮寄宠物猪过来,这些都被他们收留。

粉丝从广州匿名邮寄的宠物猪

百花街的商铺里,经常有人趁早上没开门给一家仓鼠店悄悄送猫,这成了周边商铺喜闻乐见的焦点,大家凑上来议论并拍照分享。袁帅告诉记者,最多的时候一周有三次,其中部分是别人弃养的宠物,或是好心人救助的流浪猫。有人送来之前会先联系,但90%以上是不打招呼就直接送。“我们不可能丢掉不管,毕竟它们也是生命”。据统计,数量最多时店里同时容纳了约40只猫。

《被迫养猫》每一集都受到观众青睐,还有粉丝来电请他们帮忙救猫。不忍脆弱的流浪猫受苦,他们决定外出救助。

一次,他们接到女粉丝来电,说青山区一个单位里的母猫生了窝小猫,实在无法安置。因为距离相隔五十多公里,二人租了辆共享汽车前去接猫,解决了市民的燃眉之急。

此后他们走路时也会留意流浪猫是否需要救助。众所周知流浪猫里少有“品种猫”,一天晚上路过店门口,杜奇发现一只“银渐层”躲在车底,仔细观察后看到它没有爪子,猜测一定是从主人家走丢,便带回店里。附近商铺的店主刷到了视频,一看竟是自己家走丢几个月的猫,赶紧前来认领;

感受过创业失败的二人曾经有些自卑,救猫视频发布后收到了网友赞扬,这让他们找到了自己的社会价值,“没想到拍视频还能帮猫咪找家”,他们有了更多冲劲,爱心粉丝确也没有“辜负”他们救猫的贡献。

由于店铺信息过度曝光,他们经常收到匿名包裹,里面有宠物用品,也有给人吃的食品,例如月饼、西瓜,甚至还有胡辣汤。记者看到聊天记录,一些粉丝加微信直接发红包捐款,但被袁帅婉拒。“礼物能退的我们都退了,不想让捐赠成为风气,还是要靠自己”。此外,如何照顾好不断送来的猫,防止交叉感染致死成了最大难题,他们坦言“实在顶不住了”。

【3】18只猫去世

二人最初的店铺只有约35平米,地址和电话都在短视频平台上公开,眼看仓鼠店就快成了“动物园”,不得不搬家。他们目前租了两个店铺,其中一个专门用于安置动物。袁帅介绍,空间不够相对好解决,最难应付的是猫咪生病,部分到来的流浪猫轻则患有常见疾病,例如猫藓、口炎,重则携带“猫瘟”。据了解,“猫瘟”有很强传染性,小猫患病更脆弱,致死率超过50%。

被收养的猫咪

虽然每次收养猫咪他们都先检查一番,但最初经验不足,店铺空间小,况且没有资金每只都带去体检,一些猫咪交叉感染患病死亡。“开门就看见猫咪死了,一些原因不明的估计是应激反应导致,总共死了18只,都是生命啊,太心疼了”。他们意识到防疫不到位,搬家后单独租了间店铺,买来36个笼子分别安置猫咪,购置了消杀设备和疫苗,希望尽量减少伤病。

明显患病的猫咪需要就医,健康的也要绝育。接受记者采访时袁帅还在为一只生病住院的猫忐忑不安。他说本月11日带了6只猫去医院,当天花费近8000元,一只病重需住院,“每天也要两三百”。他说,粗略计算几个月来花费的医疗费超过三万元。

他介绍,包括每月租金4000多元的开店成本,带猫看病检查、安置、日常饲养都需要钱,而唯一的收入来源——卖仓鼠起初每天最多300元的利润,经济并不宽裕,且不时有人来送养,猫多了应接不暇,当时只能做到短期救助。

困境中迎来转机,系列视频的热度不减,影响力大了,带动了仓鼠的销售,同时品牌方和资方找上门来希望合作。“我们告诉粉丝不需要帮助,因为一个月能接两条广告,有万把块”。

虽然经历过创业失败,但面对资本的诱惑,他们拒绝了不少合作,“年入百万是很简单的事,有人出90万签约,但我们回绝了,不想太商业化,利用救猫大肆收钱就走偏了,不过钱也是要挣的。”袁帅还透露,不愿受到牵制,凭空捏造内容是拒绝和网红公司签约的另一个原因,“我们不想去做什么、怎么做都要听令于人”。他表示,“出圈”后目前卖仓鼠每天最高能挣1000元,加上必要时接广告,现在能达到收支平衡,还有些富余,“但不想吃相太难看。”

不少想领养猫咪的人士看到视频陆续前来,二人筛选符合条件的人,并签署他们所制定的免费领养协议。袁帅介绍,只向有稳定工作的人开放领养,并让他们承诺科学喂养,做到体检、打疫苗。为了监督后续情况,他还创建了微信群,定期询问猫咪近况。

走红后猫咪数量增加,他们感觉力不从心。为控制收养数量他们选择搬家,前来送养的人变少了,现在店里还剩9只猫。他们坚持以卖仓鼠作为主要收入,但并不想断掉运营短视频账号带来的收益。他们纠结,怎样在能力范围内收养,养多少、怎么养,挣多少钱合适?

【4】“我们不想当博眼球的网红”

店铺搬迁后,目前暂时清净下来,他们暂时谢绝了想送养猫咪的人,打算有能力照顾好更多的猫再继续收养。

袁帅想做大,未来打算成立流浪动物民间救助机构,形成完善、可持续的救助、领养机制。但做大需要钱,也需要管理能力。通过内容变现或和资方合作,其中的尺度很难把握。“靠推广实用的良心产品赚钱,填补救猫的资金缺口问心无愧。与资方合作别人肯定有更多利益追求,这样是用猫咪卖惨挣钱,救助就成了副业”。

袁帅感叹,机缘巧合开始的《被迫养猫》,让最多只读到高中的二人既兴奋又焦虑。

九派新闻记者 宋炜奇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